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
简体中文 | 繁体中文 | English | 日本语
 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广汉文物
四川广汉县雒城镇宋墓清理简报

四川广汉县雒城镇宋墓清理简报
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汉县文物管理所

1987年11月4日,广汉县雒城镇桂花街宿舍大楼工地发现宋墓两座,编号87glgM1、87glgM2,简称一号墓、二号墓。
一号墓券拱被挖残,一部分文物亦被取出,损失较轻;二号墓墓坑被破坏,文物损失严重,墓室和文物皆无法复原。
以上两墓虽遭不同程度的破坏,但在省、县文物主管部门的积极抢救下,仍获得一些珍贵文物和资料,现将清理结果简略报道于下。
一、墓葬概况
墓地位于广汉县城西郊之雒城镇桂花街附近,距川陕公路仅30米左右。
两墓均为长方形券拱砖室墓,一号墓券拱虽遭破坏,墓室部分保存良好,结构、形制仍较清楚;二号墓墓室全部破坏,形制、结构不清。现仅就一号墓的结构、形制介绍如下:
一号墓  位于二号墓侧,墓门朝南,方向170o。全墓由封门砖墙、前室、后室、壁龛等部分组成,全长3.50米(图一)。
封门砖墙即墓之照壁,紧贴前室门洞,墙体全用长35、宽17、厚4厘米的素面青砖砌成。下半段平、竖交砌(一层平铺,一层竖砌,交替而上),墙宽1.84、高2.28、厚0.17米。墙体高大雄伟,砌筑规整,形似碑坊。
前室平面呈梯形,前宽后窄,长2.62.前宽1.10、后宽0.76米。两壁用砖与封门砖墙相同,平铺错缝直砌而上,至20层始加楔形砖砌成弧形券顶(双层券拱),前高后低,拱砖匹数(依下层卷拱计算)由前向后逐级减少,最前一级拱砖数18匹;最后一级拱砖数12匹。拱顶至墓底的高度亦由前向后逐渐递减,最高处(门洞口)1.32米;最低处(前、后室交接处)1米。两壁各有大小相似、形状相同的壁龛三个。壁龛双框,外框仿木结构,两侧砖砌颊柱向外突起,柱体表面呈弧形,顶施“ ”形斗承托龛额,龛额与起拱砖层紧靠。外龛框宽0.60、高0.62、深0.04米;内框由外框内收而成,有柱有额,呈“凸”形,宽0.35—0.41、高0.50—0.58、深0.24—0.28米。后室紧接前室,低矮且短小,长方形,长0.46、宽0.52—0.75米,砌法与前室相似。卷拱内缩,拱砖二层,底层至墓底高0.82米。后壁有仿木结构的壁龛一个,方形,宽0.24、高0.35、深0.12米。
墓底前低后高,略有倾斜,平铺长37、宽37、厚4厘米的正方形地砖和由方砖砍成梯形砖,共三层。前室墓底两侧各有宽0.11、深0.04米的排水沟一条直通墓门。
在墓内只发现零星骨骼,葬式不清,葬具不明。殉葬遗物集中放置在前室和壁龛内,后室仅有床踏模型。此墓的部分遗物虽被扰乱,仍是未经盗掘,保存较好,文物、资料价值较大墓葬。
二、随葬遗物
一号墓的墓室虽小,殉物甚多,除钱币外都是陶制明器,其中,俑类居多,模形次之,缺罐、壶极少。俑皆模制,双模合成,合缝明显;模型分件单制,组合粘接成形;罐、壶轮制,轮旋痕迹隐约可见。俑和模型均施彩釉,彩色尚绿,另有青色。胎质粘土,胎色有砖红、橙黄两种。
1.俑类  共24件。包括人物、动物两类。因男女卧床俑与床、踏凳乃组合成形之物,故将其纳入模型类进行介绍。
武俑  2件。分立于前室门洞的左右两侧。一件(M1:30),头戴兜鍪,鍪顶竖火焰形缨饰,护耳上卷,侧飘,形似振翅双翼。俑身内穿落地长襦,外套由短甲、颈铠、披膊、护肘、腿裙组合而成的铠甲。短甲由上下连接的八排甲带(由长方形甲片左右联缀而成的带子)构成主体,加上、下缘和中部掩襟作成。掩襟处有一排联珠纹带,似为襟扣的象征;颈铠由上下连接的三条甲带(由棱形甲片左右联缀而成的带子)作成;披膊光平,象征革制。披膊之上用宽事往复裹缠成突耳形装饰。护肘筒形,两端翻卷。腿裙由棱形甲片上下左右联缀成鱼鳞形甲体,加腰襟、掩襟和脚项作成,下垂流苏。脚蹬云头靴,立于长23、宽18厘米的椭圆形平托板上。胸束丝绦,腰束兽面扣的宽带。宽带左侧悬袋,弓插袋内;右挂鞘,内插刀,把露鞘外。脸形方正,倒竖双眉,怒目而视,络腮短须。手交置于腹,下按圆球形物,似为残杵留下的尾部圆柄。俑高69、底座高3、通高72厘米(图二,2);另一件(M1:29)与之相似,内穿圆领衬襦,颈围双层甲片缀成的颈铠,双手按斧(斧把残)。方脸括腮,光面无须,紧锁双眉,圆睁双目怒视前方。立于长25、宽19、厚2.7厘米的椭圆形底座上,俑高63、加底座通高65.7厘米(图版肆,1;图二,1)。
文俑  8件。可分三式。
Ⅰ式:5件。头戴冠,身着广袖落地长服,脚蹬靴,两手交抱胸前,上有长方形穿,当为插笏之所。标本M1:32,面部丰满,两耳下垂,凝神注视,高29.6厘米(图版伍,2;图二,11);标本M1:34,凝神注视前方,高31.6厘米(图版伍,4;图二,13);标本M1:33,浓眉大眼,怒视前方,高32厘米(图二,12);标本M1:38,胳腮胡,张嘴露齿,瞪目怒视,高31.8厘米(图版伍,3;图二,14);标本M1:31,短须下垂,怒目前视,面部丰满。高32厘米(图版伍,1;图二,10)。
Ⅱ式  1件(M1:35),形与Ⅰ式相似。双手抱笏于胸前,面部丰满,双耳下垂,举目前视。高31.2厘米。
Ⅲ式  2件。头戴平顶冠,身着圆领敞袖落地长服,腰带下垂系同心结,脚蹬靴,靴尖微露服外,双手抱笏于胸前。标本M1:36,面部肌肉丰满,偏头斜视。高27.2厘米(图版肆,2;图二,5);标本M1:37,腰带下垂,系蝴蝶结,侧头仰视。高28厘米(图版肆,3;图)二,4)。
握物仰视俑  1件(M1:39)。头戴尖顶风帽,后披搭肩。身着圆领落地长服,胸束带,两端下垂,中间打结;腰系宽带,脚蹬靴。外套对襟敞衣,宽袖下垂。方脸阔腮,浓眉大眼,连鬓短胡,仰头上视。曲伸双手于身前两侧,半握拳,作握物状。高28厘米(图版伍,6;图二,7)。
牵物行进俑  1件(M1:48)。头戴幞头,内着圆领短衣,外套紧袖长服,腰束带。套衣前,后往上卷起卡于腰带处。下穿长裤,裤脚上卷起折。脚蹬便履,踏于椭圆形底座上。面部丰满,眉粗眼大,瞪目前视。右手侧举,右脚向前迈出,左手握拳于身后,作牵物行进状。俑高31.5、座长15、宽12、高2、通高33.5厘米(图版肆,8;二,6)。
戴帽女俑  1件(M1:41)。双辫左右盘绕于额前裹结,上戴圆窝帽,发髻与帽之下沿交接处插花饰。俑身内着圆领衣,外套交领落地长服,脚蹬履,履尖微露服外。两手曲置于腹前,外缠宽带。腰带以下垂宽幅多折长巾一条至近脚部,遮住双手。面部丰满,弯眉秀目,小嘴直鼻,两颊丰润,两耳挂环悬殊,凝神注视前方。衣着华丽,神情自若,有贵夫人之态。高30.4厘米(图版肆,6;图二,22)。
厨炊俑  1件,(M1:8)。由分开制作的炊事俑、灶、有盖釜组合而成,粘着于长方形平托板上。组合位置及形象是:在长方形平托板的一端置方形炉灶,炉灶上面有锅圈,前部开灶门。锅圈内置附盖环底釜;另一端为炊事俑,头包巾,后披搭肩。身着紧袖短衣、长裤。脚蹬履。左脚跪地,右脚曲蹲,左手抚膝,右手握物(已佚,似为吹火筒)曲伸于灶门前方,身向前倾,仰首作鼓风吹火状。长17.4、高8.6厘米(图版陆,7;图二,20)。此俑的造形简朴,制作精练,形象逼真,场面生动,具体而真实地表现了庖厨场面中司灶工作的一般情况。题材新颖,是宋代陶俑中罕见之形,是祖国艺术宝库中的珍品。
男侍俑  4件。头戴幞头,身着圆领管袖落地长服,脚蹬靴,靴尖微露服外,腰束带,系同心结。标本M1:47,左手曲置胸前,手指微屈,作招呼之态,右手于袖内。面部圆润,张嘴露齿,偏头斜视。高26厘米(图版肆,4;图二,16);标本M1:45,幞结右偏,两手交抱于胸前。粗眉丰颊,怒目斜视,高25厘米(图版伍,5;图二,8);标本M1:46,幞结左偏,二目圆突;满脸怒气。高26厘米(图二,9);标本M1:44,脸瘦长,竖眉愣目,正视前方。高26.2厘米(图二,15)。
女侍俑   2件。可分二式。
I式:l件(M1:43)。披发,前至额,后齐肩,身着圆领管袖落地长服,腰束带,两侧悬物,脚瞪靴,靴尖微露服外。长脸,直鼻小口,弯眉对眼,两手交抱胸前作恭迎状。高23厘米(图版伍,7;图二,17)。
II式  l件(M1:42)。秀发双分,耳侧挽髻,内着齐膝襦衫,外套右袵短衣,下穿长裤,围开襟折裙。手茇袖内,两袖头交搭于腹前,弯眉丰颊,直鼻小口,举目上视。高23.4厘米(图版肆,7;图二,18)。
兽面人身俑  1件(M1:49)。鹰头压额,鹰翅双展,末端弯曲而代兽首之双角,大耳垂肩。宽皮大脸,阔口方腮;蒜头鼻,灯笼眼。怒视前方,形象凶恶。身着圆领宽袖落地长服,腰束带,脚蹬靴,拱手抱笏于胸前。高28.4厘米(图版肆,5;图二,3)。
兽面鸟身俑  1件(M1:25)。昂首竖尾,须发耸立,头出双角,浓眉大眼,阔口方腮,张嘴露齿,瞪目怒视。鸟身粗短,羽丰体壮,爪尖锋利,匍匐于椭圆形平托板上。线条清晰,作工精巧,有较高的艺术价值。俑长18、高18.8厘米(图版柒,6;图五,8)。出土时,此俑竖置轿前,面向墓门,就其位置和职能看,亦应属驱魔避邪、保主平安的魌头俑类。
狗俑  1件(M1:21)。引颈昂首,卷耳盘尾,瞪目前视,竖卧于楼房左侧,作警觉守卫状。长17.8、高10.1厘米(图五,6)。
鸡俑  1件(M1:20)。引颈昂首,羽丰体壮,站立于圆形平托板上。长15.4、头高14.7厘米(图五,7)。
2.模型  包括楼房、轿、床、踏凳、屏、桌、椅、镜台、火盆、 、鼓等。
楼房  1件(M1:1)。为仿木结构的一褛一底建筑,穿逗式房架,未施斗拱。房顶皆为悬山式,正脊圆弧,脊端卷头呈鱼尾形。垂脊微弧,脊端卷头亦呈鱼尾形。底层面阔三间,总长34厘米,进深二间,总宽19.2厘米,高30厘米。板墙,前、后门洞对穿,有框无扉,略成正方形,宽10.8、高11.6厘米;楼层平座打破底层房顶并向前、后伸出,面阔一间,长16.4厘米,进深两间;宽14.4厘米,高25.2厘米。前后门洞对穿,有框无扉,长方形,宽6.8、高18厘米。角柱与颊柱间,上作直棂窗,下框障水板;楼层四周作单钩栏,四角立望柱,柱顶附加圆饼形望柱头。在两望柱的中间立钩栏蜀柱一根,蜀柱上部近柱顶处内收成工字形。方条纹寻杖,与望、蜀柱间以榫卯结合。钩栏下部竖架条格条式围栏。钩栏高8.4、每边宽19.6厘米。整个楼房长43.2、宽29.2、高62厘米(图版陆,l,图三,2)。出土时,置于后室正中。
轿  1件(M1:22)。缺轿杆和轿门上挂的轿帘,出于前室前部。四阿顶,双钩形脊顶。方形轿身,背部及两侧勘板,刻饰斜方格纹。轿门方形,上有挂门帘的穿孔。轿身两侧的四根立柱上各有上下并列的圆穿两个,当为扣环或系绳以固定轿杆之所。长13.2、宽,13.2、高23.2厘米(图版陆,6;图二,21)。
床  1件(M1:2)。置于前室后部,与楼房前后相邻。长方形床面,上以绿彩勾画出火焰、卷云、如意纹等图案。床面四角有穿,当为立帐杆之所。床身前面有挡,挡板上刻卷云、联珠纹各一组;其间以凸线纹相隔。床脚宽大,表面刻饰如意、条线纹。长31.4、宽18、高11.6厘米(图三,5)。
踏凳  1件(M1:3)。长条形凳面,中部微下凹,凳前有挡,挡板刻饰卷云、条线纹,凳脚表面刻饰如意、条带纹。长26.8、宽7、高5.6厘米(图三,5)。
男女卧床俑  1件(M1:4)。男女二俑分左右平卧于床上,左女右男,面朝天,头枕于凹腰鼓形陶枕之上。男者,头戴圆结幞头,身着圆领衣;女者,头挽高髻,裹巾,额前饰花。耳下垂坠,身着交领服。男女二俑的身上同以表面似宽带形物包裹其体,长34.4、宽9.2、高7厘米(图二,19)。
上述三件(床、踏凳,男女卧床俑)出土时合成一体,乃组合成形的,非单一存在之物。俑卧床上,踏凳置于床前,通长34.4、宽18、高18.7厘米(图版陆,5)。这种模型在我省仅发现这一件。有一定的研究价值。
屏  1件(Ml:7)。略残。屏身上部略宽,下部缩折呈“ ”形,表面以直线、联珠纹分隔成上、中、下三排共九组图案。上排三幅,左右两组皆为四叶窗格纹,中间一组为镂空蝙蝠纹;中排左右两组皆为刻划变形蝙蝠纹,中部一组为菱形几何纹;下排三组均是卷云纹的组合图案。屏身竖插梯形屏架的卡槽内。屏身长26—26.8、高16.6厘米,加屏架,通高20.6厘米(图版陆,4;图三,3)。刻工精细,制作颇佳。
桌  1件(M1:17)。长方桌面,四脚宽厚,微向外撇,脚间拉条粗壮,整个形状给人以古朴牢实之感。长17、宽12.8、高13.2厘米(图三,1)。
椅  3件。可分二式。
Ⅰ式:2件。形状全同。标本M1:19,靠背微弧,中堪板,板面刻饰双线折波纹。靠背上部,中间微拱,两端上翘呈卷勾形。座面方形,刻饰斜方格纹。座身前面堪板、板面刻饰变形蝙蝠纹。长9.1、宽9.8、高19.8厘米(图三,10)。
Ⅱ式:1件(M1:5)。形与Ⅰ式略同。背板刻饰双弧线纹,背顶中部饰桃形佛光,两端上翘部份饰如意卷草纹。椅形古朴牢实。长11.3、宽13、高27厘米(图板陆,2;图三,6)。
镜台  l件(M1:10)。体瘦高,形与上述靠背椅相近。背堪板,背顶弧拱,两端上翘呈卷勾形。椅座面方形,斜立镜架靠在椅背上,镜框内置圆形镜。椅脚粗壮,上、下皆以拉条固位。正面两脚间堪板,板面上,下分别刻饰蝙蝠纹和变形蝙蝠纹各一。长7.8、宽9、高30.1厘米(图版陆,3;图三,9)。
火盆  由盆架(M1:16)和盆(M1:15)组合成形。盆架方形中空,长、宽皆11.4、高2.2厘米;盆敝口,平折沿,弧腹,平底,口径8.8、底径6.8、高1.9厘米。出土时盆置架内,形与今之火盆相似,故以火盆名之,通高2.7厘米(图板柒,8;图三,8)。
盝  1件(M1:6)。《说文》云:“盝,盒也”。盖、身合模而制,盖呈盝顶形,盒身斗形,上大下小。盖和盝身由线条勾勒而出。高7.6厘米(图四;6)。
鼓  2件,形状全同。标本M1:24,圆筒形鼓身横置于脚形支柱上。鼓面似皮,以圆顶钉固着于鼓身上。鼓座为云头尖尾船形靴,脚形支柱的脚掌踏于靴内。鼓形逼真,制作精巧。鼓长10、鼓面直径7.9、通高17.4厘米(图版柒,5;图三,4)。
3.生活用具  包括温酒器、壶、杯、四耳罐等,多属明器,极少实用器。
温酒器  1件(M1:9)由盆、壶分制粘接成形。盆,敝口,平折沿,方腹,上大下小。平底,高方圈足。口长、宽皆8.4、底长、宽皆4.8,高5厘米;执壶,浅盘口,直领,弧肩,斜直腹,平底。弓柄长流,口径1.6、底径1.2、高5.8厘米。执壶固着于盆底,壶之四周围绕泥条表示壶置燃烧的木炭中,壶中之酒在炭中加热。过去发现的温酒器多属水温器,这种以木炭加热的温酒器少见。此墓出土的这种炭热温酒器,形象逼真,很有情趣,是我国酒史研究的珍品(图版柒,9;图四,5)。
杯  1件:(M1:12)敞口,直腹,近底内收,圈足微外撇。口径5.4、足径3.8、高4.2厘米(图四,2)。
托杯  2件。形状相同。标本Ml:14,碗形杯托,直口,曲腹,圈足。口径6、足径2.8、高3厘米;杯;敞口,斜直腹近底内收,高实足微外撇。口径3.1,足径1,高4厘米,通高5.4厘米(图四,3)。
壶  3件。可分二式。
Ⅰ式:2件,形状全同。标本M1:28,敞口,斜直领,鼓腹,平底微外突。弓把,长流,褐胎,青灰釉。口径5.8、底径7、高12.8厘米(图版柒,7;图四7)。
II式:1件(M1:11)。盖、身合制,宝顶形盖,壶身直口,圆唇,直领,弧肩,斜直腹,平底,曲把长流。高9厘米(图四,4)。
高领四耳罐  1件(M1:26)。敛口,卷唇,高领,鼓腹,平底。头部饰凸弦纹一周,肩附两两对称的环耳四个。砖红胎,酱鱼釉。口径12.9、底径9.3、高33厘米(图版柒,4;图四, 1)。
另外还出有:
铜钱  2件。皆为“熙宁通宝”,分出于前室中部左右两侧,似为死者手握之物。
买地券  1件。带座(M1:52)。买地券为圭头,长方形卷身残缺不全,长50.4、宽30.5厘米。券头刻“永镇墓堂”四字,券文缺字甚多,关键文字有“元祐……朔初一酉,今有汉州雒城县广汉……三妹之灵……”。券座条形,上有凹槽,买地券原当插立于凹槽中。
二号墓破坏严重,遗物破碎、残缺者甚多,经极积抢救,得如下遗物:
陶俑  1件(M2:1)。头戴平顶冠,内着圆领落地长服;外套交领广袖长衣,腰束带,宽幅挡巾下垂至地,脚蹬靴,靴尖微露服外。两手半握,叠置胸前。面部丰满,两耳下垂,凝神注视前方。高34.8厘米(图二,23)。
陶炊事俑  1件(M2:2)。形与Ml:8的炊事俑相同,素面无彩,高8.9厘米。
陶生肖俑头  3件。头戴平顶冠,素面无彩。标本M2:3,冠顶卧狗,粗眉大眼,瞪目前视。头高11.2厘米 (图版柒,3;图五,2);标本,M2:4,冠顶卧鼠,络腮胡,怒目而视。头高11厘米(图版柒2;图五,1);标本M2:5,冠顶盘蛇,面部丰满,凝神注视前方。头高8.7厘米(图版柒,1;图五,4)
陶女俑头  2件。高髻;额前饰花。标本M2:6,高9.1厘米(图五;3);标本M2:7,高8.5厘米(图五,5)。
陶高领四耳罐  1件,(M2:8)。形与一号墓所出者(M1:26)相同。
买地券  1件(M2:9)。残。红砂石刻成,形状与一号墓所出者相似。券文记载死者张承贵丧葬及买阴地情况,尚能看清的主要文字有“大观元年岁次丁□十一十九日庚午……汉州郡雒县广汉乡庙德里……张承贵……”。
另外还出有大批俑类、模型器及生活器陶片,皆无法复原。
三、结语
这两座墓虽然程度不同地遭到破坏,但是获得的资料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。
根据买地券提供的文字资料,知这两座墓都是北宋晚期的,前后相隔时间较短。一号墓死者三妹(姓氏不明)葬于宋哲宗元祐年间;二号墓死者张承贵葬于宋徽宗大观元年(公元1107年)。其时,广汉县名雒城县(雒县当是简称),隶属汉州。葬地桂花街新区,北宋时应属广汉乡庙德里地域。
这种有明确纪年的北宋墓在我省发现不多,于宋墓的分期断代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券文提供的地名是研究广汉县的地理沿革及编修县志的可贵资料。
参加清理及修补工作的有:敖天照、肖玉、陈显双、廖华、敖金蓉
本文由杨文成绘图,陈显双照像。
执笔者   陈显双   敖天照



三星堆博物馆 ·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.CN ALL right reserved
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:0838-5500349 传真:5500349 馆长信箱:sxd@sxd.cn